Thursday the 27th

Bill Bones he knows what I mean

【待授权翻译/海豆】Matter

分级:General Audiences
配对:Edward Elric/Alfons Heiderich(斜线无意义)
作者:Tierfal
原文链接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Matter

Summary: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爱德华总有太多的问题要问。

Notes: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这篇小短文400多词就把海豆的关系写得特别灵魂,每次看我都真实流泪。原文行文很流畅,很多有意思的表达是建立在英文句式和语序的基础上的,我语文太差译过来就没感觉了,建议去读原文。



“嘿,阿尔方斯,”某个夜晚爱德说道。他躺在床上,左手蜷在脑后,右臂斜放在一边。

在工作台前,阿尔方斯从说服疲倦的眼睛继续阅读的挣扎中缓过神来。只是没有足够的时间。

爱德盯着天花板发呆。“你相信上帝吗?”

有趣的是,爱德总是不知道自己在问什么。

当他们发现他的父亲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时,阿尔方斯毫不犹豫地邀请他住过来,但当这种安排不再是“暂时的”时,爱德不知道自己在问什么。阿尔方斯免费为他提供了一间小卧室的使用权,但当他的背痛诱使他离开自己的小床,钻进阿尔方斯的被窝时,爱德不知道自己在问什么。阿尔方斯和爱德华·艾尔利克相处得很好,从来没有任何人给过他这种感觉。他愿意告诉爱德几乎任何事,但是今晚,爱德不知道自己在问什么。

他在问一个濒死的人是否相信上帝。

每天早晨,阿尔方斯都会隔着餐桌凝视一个轮廓模糊的个体,他的一只脚停留在另一个世界里。但他的容光焕发,是他所见过的任何其他人的两倍。阿尔方斯每晚躺在那张狭窄的床上,双手紧握在身体两侧,或抱在枕头下,或交叠在胸前,试图掩盖住他那被毁损的肺,他竭力抑制在失去机会之前伸出手去触碰的冲动。阿尔方斯可以付出一切,尚未被夺走的一切,为了一个他可以去信任,去埋怨,去拥抱,去依靠着哭泣,去冲着嘶吼的人——为了一个他可以托付一切去相信的人。为了一个可以托付一切信任他的人。

“不,”他说。“我认为人类赋予事件以意义是因为……我们渴望意义、模式和推理。但没有什么是有原因的。事情就那样发生。事件就那样出现。我们都只是物质,爱德,运动中的物质。我们是原子和轨迹。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发生; 没有人处于掌控之中。事实上,有点类似于你开车的时候。"

爱德没有被说服。“但肯定有一些事情是科学无法解释的。我的意思是,具体科学。”

他惯常的说法是“你们的”科学,然后他爱上了它,就像许多年前阿尔方斯如何为之沦陷那样。很显然,任何阿尔方斯爱上的东西都会缓慢地毁掉他自己。

“科学能解释一切,”他说。“但它从不为自己的解释辩护。科学永远是对的,但它从来不是公平的。”

爱德换了个姿势,用他那漂亮的手肘支撑着自己的身体,眯成一条缝的金色眼睛闪着亮光。

“阿尔方斯,”他缓慢地说,“你还好吗?”

他不知道自己在问什么。

“我很好,”阿尔方斯说,他又开始把注意力集中在手里的书本上。只是没有足够的时间。

END

评论
热度 ( 26 )

© Thursday the 27th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