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hursday the 27th

Bill Bones he knows what I mean

【待授权翻译】When the Rain Falls

分级:Teen And Up Audienc
配对:Alphonse Elric/Alfons Heiderich/Edward Elric(斜线无意义)
作者:kitkatyugi
原文链接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When the Rain Falls

Summary:
慕尼黑的大雨倾盆而下,给某个小个子炼金术师带来了不少的不适。好在他身边有两个他喜欢的人。

Notes:
温馨可爱的小短文,看文时试了一下浏览器自带的机翻软件,意外地发现流畅得没话说,就顺手加工了一下。全文都是机翻基础上调整语序+润色,随便看看就好;) 欢迎捉虫。文本中“阿尔方斯”代表小海,“阿尔冯斯”代表弟弟阿尔。



雨猛烈地打在窗户上,与外面的灰暗相呼应。阿尔方斯并不想穿着雨走回家。不过,他想,对此也没有什么可做的,他整理好笔记,把它们整齐地放在书桌抽屉里。但是,如果爱德华没有把车撞坏,他摇了摇头,无奈地咧嘴一笑。他耸了耸肩,开始找他的矮个子朋友。不出所料,他发现爱德华被埋在一堆书和皱巴巴的纸片里。阿尔方斯的笑容越来越大,他伸手去拍艾德的右肩。然而,当另一个人却躲开时他的笑容很快就消失了。

“怎么了?他问道,担心地抓住爱德的椅子,把它转向自己。

“没什么。爱德华咕哝着,透过刘海看了看阿尔方斯那没被说服的表情,“真的,只是因为这见鬼的雨。是时候走了,对吧?该死的时间到了。”阿尔方斯皱了皱眉头,但点了点头,两人开始了回家的旅程。当他们在雨中奔跑的时候,德国人注意到那个僵硬的跛腿爱德正试图躲避大雨,他开始制定一个计划。他们回到公寓,把外套和鞋子留在门口。艾德咕哝着,但还是努力地把他的东西收拾好,不想像以前那样招致阿尔方斯的愤怒。阿尔冯斯从厨房里喊了一声招呼。另外两个人也回来了,脱下衣服换上干衣服。两人下楼时,阿尔冯斯正在桌子上吃晚饭。谈话是生硬的,因为任何与爱德华谈话的企图都只收到咕哝和敷衍的回答。最后他站起来,消失在书房里,留下满满一盘食物。剩下的两人交换了一个眼神。

“他的机械铠接合处一定比平时更让他痛苦。他总是尽量吃完他的大部分食物。阿尔冯斯一边站起来收拾碗碟,一边评论道,阿尔方斯加入进来帮忙洗碗。

“是的,他甚至心甘情愿地放下了工作,你知道,要让他正常地离开工作岗位有多难。”当他们打扫的时候,阿尔方斯把他的计划向年轻的阿尔解释了一遍,阿尔冯斯欣然同意。他们收集了必要的用品,并把所有的东西都放在卧室里。

“他不会为此感谢我们的,是吗?”阿尔方斯问,阿尔摇了摇头。

“多半不会,但是天啊,他需要这个。”

“阿门。”他们相视而笑后继续手头的工作。现在剩下要做的让爱德华振作起来。

爱德华在长久伏案后站直身子,觉得自己的骨头都要裂开来了,同时右肩也有一阵剧痛。他叹了口气,希望专注于自己的工作能让他从腿和手臂的疼痛中解脱出来,但没有这种运气。事实上,他发现自己在公式中犯了过多的错误。他慢慢地站起来,尽量把腿上的重量减轻一点。他打算躺在床上,直到他的四肢决定停止折磨他。他一瘸一拐地慢慢向卧室走去,尽量不让其他两个孩子注意到他的动作,希望他们已经睡着了。他小心翼翼地把门打开,在他面前是点燃了蜡烛,柔和的灯光照亮了房间,开始缓解他一直试图忽视的头痛。阿尔方斯和阿尔冯斯拿着厨房里的收音机,一起坐在床头柜上静静地听着音乐。这时两个人一起站起来,领着爱德进了房间。

“你应该告诉我们你的接口处给你带来了痛苦,哥哥。阿尔严肃道,但当他开始解开爱德的衬衫时,他的语气很温和。阿尔方斯表示,他站在爱德华的身后。

“这没什么。”埃德咕哝着,把眼睛转向房间的任意角落。“得了吧,阿尔,你知道天气不好的时候它总是会疼。”另外两个人看到他脸上泛起淡淡的红晕。

“也许是这样,但是痛苦和轻微的疼痛是有区别的,我们可以帮你改善它。”阿尔方斯反驳道,慢慢地把艾德的头发散开,看着金色的头发垂落在他的背上,最后,阿尔冯斯把他哥哥的衬衫脱了下来,衬衫滑落到地板上。阿尔冯斯抓住他的左手,把他领到床边。爱德华不情愿地咕哝了一声,但任由他们把他放到床上。他们把他的袜子和鞋子脱了下来,然后帮他脱下裤子,只留下他的内裤。也露出了他那条与机械铠相连的、愤怒的腿。阿尔冯斯倒吸了口气。

“哥哥,很疼吗?”他说道,一边把机械铠移开,因为这样就不会刺激到皮肤。

“我不知道会那么糟糕”。爱德用左手抓住枕头不耐烦地说。把机械铠收起来后,阿尔冯斯横跨在他的臀部上,阿尔方斯在他的脚旁拉了一把椅子。两人开始在接口周围进行按摩。爱德华哽咽地叫了一声,想要拱起身子。他们安静地安抚了他,阿尔吻了吻他的后脑勺。

“忍受一会儿,行吗?如果情况没有好转,我们就停下来去睡觉。”阿尔方斯低声说道。随着按摩的继续,爱德华注意到疼痛减轻了不少。但他们并没有停在那里,在涂了一层有香味的油——格拉西亚送他们礼物,之后,没过多久他们手里就有了一个没有骨气的炼金术师。两人窃笑着对视了一眼,准备上床睡觉。吹灭蜡烛后,他们盖上被子,爱德华立即向温暖的来源靠近。他们三个人终于在他们称之为家的安静的公寓里,听着收音机里微弱的音乐入睡了。

END

评论 ( 2 )
热度 ( 13 )

© Thursday the 27th | Powered by LOFTER